两天很快就过去了,也到了结婚的日子,也就是零六年农历六月初六。

  虽然说就在家里接,但还是找了婚车,婚车把新娘苏萌拉上,从村北头出发,然后上北清路,再绕到八达岭,从清河那边过来,从村南头进村。

  本来就五十米不到的距离,一下子绕了好几十公里。

  结婚当天,能让婚礼现场来宾笑声连连的是司仪,让婚礼有序进行的也是司仪,因此,婚礼司仪绝对是婚礼当天的灵魂人物,一场圆满的婚礼必然缺少不了一位优秀的司仪。

  这不,当婚礼开始的时候,司仪就先上了台,这两名司仪可是大宝花了大价钱请过来的。

  “尊敬的各位来宾,亲爱的朋友们,大家好!”

  司仪刚说完,下面就想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
  “很高兴大家来参加叶梓皓先生和苏萌小姐的结婚典礼。

  首先,请允许我代表二位新人向各位的到来表示忠心的感谢!”

  司仪说完这话,对着下面鞠了个躬,然后想起热烈的掌声。

  “今天是公元二零零六年的七月一号,农历六月初六。

  今天世界上两个最幸福的人,他们将携手走进这个婚姻的殿堂,即将开始他们的幸福生活,在那里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的到来吧!”

  司仪话音刚落,台下就响起了掌声。

  就听到有人喊道:“好,太好了。”

  叶辰瞄了一眼,发现是骗子这家伙,就瞪了他一眼。

  可惜这小子根本就不在乎,不但如此还吹起了口哨,这一下就像是捅了马蜂窝,下面口哨是一声接着一声。

  大宝看了一下,发现都是他那些兄弟。

  他也就只能摇头苦笑了,胖子他们吹口哨,大家也都听到了,并且看了他们一眼,都对他们点了点头。

  今天是大宝结婚的日子,图的就是高兴,小年轻情不自禁吹几声口哨有什么,所以没有人会在意。

  看到差不多了,司仪又拿起话筒说道:“在这优美抒情浪漫的婚礼进行曲的伴凑下,在这个幸福的时刻里,在我们面前的这对新人,他们心贴着心、手牵着手,面带着微笑向我们款步走来。

  这预示着他们幸福生活的开始。

  朋友们,让我们以衷心的祝福,为他们欢呼,为他们喝彩,为了他们完美的结合,而热烈鼓掌,祝福他们拥有完美的未来!”

  还别说,这司仪还真是会说话,很容易就把大家的情绪给带动起来了,这一点听大家的掌声就可以听出来。

  等大家鼓完掌以后,司仪又说道:“今天英俊潇洒的新郎和美丽漂亮的新娘最后再次牵手了。

  今天来参加你们婚礼的人是十分的多,能够说是高堂满坐,各位的到来给你们的婚礼带来了欢乐,同时也使得那里显得蓬壁升辉。充满了幸福的气息,下面我就介绍一下这天的主要来宾。”

  这个主意来宾,说白了就是坐主席上的人,能坐主桌上的人,当然也是长辈。

  司仪的嘴皮很溜,很快就把主桌上的人给介绍完了。

  然后说道:“此刻我就代表在座的各位亲朋好友问你们一个问题。

  叶梓皓先生,您愿意娶您身边这位美丽的苏萌小姐为您的妻子吗?”

  “我愿意。”

  下面掌声响起,并且掺杂着几声口哨。

  “无论是贫贱与富贵直到永远吗?”

  “是的!”

  “那么,好。请问苏萌小姐:您愿意嫁给在您身边这位叶梓皓先生为您的丈夫吗?无论贫贱与富贵直到永远吗?

  苏萌看了大宝一眼,说道:“我愿意。”

  “那么,好。让我们祝你们一生平安,前程灿烂,白头偕老。”

  此处响起了掌声。

  “好。各位亲朋好友,站在你们面前的这对新人,他们从相知相恋,到这天的喜结良缘,成为合法的夫妻,能够说是天赐良缘。合法的夫妻需要有法律的保护,下面有请证婚人为他们颁发具有法律效力的证书。”

  这个就是扯,什么叫有法律效率的证书,其实就是大宝和苏萌的结婚证。

  “下面,新人将向双方父母献上深深的感恩礼,敬茶并改口。”

  然后翟颖和苏爸苏妈走了上来,并且坐在之前就已经准备好的椅子上,这时候有人送过来了茶。

  要敬当然也是先敬翟颖,所以大宝拉着苏萌来到翟颖面前,大宝从托盘上端起一杯茶,双手递给翟颖说道:“妈,您喝茶。”

  “嗯!”翟颖接过来喝了,然后又把茶杯递给大宝,并且拿出一个红包递给大宝。

  “谢谢妈。”

  “妈,您喝茶。”在大宝敬完以后,苏萌也端起一杯茶双手递给翟颖。

  “好。”

  翟颖接过来喝完以后,把茶杯递给苏萌,又拿出一个红包递给苏萌。

  “谢谢妈。”

  敬完翟颖就是敬苏爸苏妈,流程基本上一样,一杯茶,一声爸、妈,大宝和苏萌又收到几个红包。

  “一鞠躬感谢父母的生育之恩。”

  “二鞠躬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。”

  “三鞠躬祝双方父母健康长寿。”

  敬完父母以后,两个人开始互敬。

  “一鞠躬一生一世一往情深。”

  “二鞠躬心心相应恩恩爱爱。”

  “三鞠躬三生有幸来宾作证。”

  然后两个人开始互换信物,说白了就是戒指,这个大宝早就准备好了。

  从几个月前就准备好了,不但如此,这对戒指还是大宝特意定制的,全世界只有这一对。

  “朋友们,这浓香的美酒将祝他们今后的生活幸福美满。来宾们,让我们再次祝福他们!”

  “各位朋友,在两位新人生活和工作中,在座的亲朋好友,同学同事,单位领导,都给予过他们帮忙,在此他们将献上深切的致谢礼。”

  “一鞠躬感谢同学同事的关心。”

  “二鞠躬感谢亲朋好友的关心。”

  “三鞠躬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。”

  “下面我们的新人将给我们带来一个更温馨的时刻。他们将点燃新婚的生活,感情的烛光。朋友们,这烛光充满了温馨,充满了爱更充满了光明,这天xx先生和xx小姐再我们面前携手点燃了这新婚的圣火,愿他们今后的生活像这燃烧的烛光一样光明温馨!朋友们,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祝福他们吧!。”

  “啪啪啪!”热烈的掌声响起。

  “来宾朋友们,在这完美的祝福和热烈的掌声中,在此我宣布叶梓皓先生与苏萌小姐的结婚典到此礼成。将新人送入洞房。”

  这当然不是真的送入洞房,其实就是进去换一身衣服,然后还要出来敬酒。

  在大宝和苏萌进去以后,司仪这时候又说道:“今天叶梓皓先生和苏萌小姐的婚礼是热烈圆满的,在此我代表新人向大家再一次的表示感谢!下面请大家尽情的享用这幸福的美宴吧。”

  这个时候,典礼全部结束,接下来就是婚宴。

  大宝和苏萌换衣服很快,出来当然就开始敬酒,从主桌开始。

  第一个要敬的当然是奶奶。

  “奶奶,祝您越活越年轻。”

  “哈哈哈!好。”李冉喝了一杯,然后拿出两个红包分别递给大宝和苏萌。

  “谢谢奶奶!”

  敬到翟颖这里的时候,就看到翟颖把包打开,从里面拿出来二三十个红包。

  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,大宝知道,这些红包有另外几位妈妈的,还有李爸,太爷爷太奶奶他们的,当然,也包括几位姐姐。

  这些红包都不大,一看里面装的就不是钱。

  果然,接过来以后,大宝摸了一下发现是银行卡。

  “谢谢妈!”

  这一顿饭吃到下午一点多,本来李冉和翟颖要走的,但是被苏萌给留了下来。

  李冉和翟颖留下来住了一夜,第二天早上就离开了,因为大宝和苏萌要出去度蜜月。

  至于收的那些红包,大宝都给了苏萌,大宝连看都没看。

  苏萌也是一样,她也没有看,直接就给锁进了柜子里。

  两个人拉着行李来到了机场,可是刚到机场苏萌又改变了主意。

  “老公,我不想出去旅游了。”

  “呃!为什么?”

  “不为什么,反正就是不想去了。”

  听到苏萌这么说,大宝点了点头说道:“没关系,不去就不去,咱们回去吧。”

  “回去干嘛?”

  “你不是说不去旅游了吗?不回去干嘛?”

  苏萌拉着大宝的手说道:“我说不想去旅游,但是也没说回去啊!咱们去西部怎么样?”

  “去西部?”

  “嗯!”

  这几年虽然一直说西部大开发,但是效果并不是特别好,那边现在还是很穷。

  “好吧!那就去西部。”

  两个人进去,把之前的票退了,然后又买了去西部的机票。

  当然,这机票不能直接到,下了飞机还要坐火车和汽车。

  这都无所谓,反正苏萌愿意去,大宝就跟着。

  不过并不是他们两个人,后面还跟着一群尾巴,大宝不需要管他们,他们自己会跟过来。

  几个小时后,大宝和苏萌出现在兰州机场。

  又经过火车汽车的一番折腾,大宝他们来到了一个小镇。

  现在已经是二零零六年了,竟然还有这么穷的地方。

  这是农村的农家小巷,弯弯曲曲,保持者乡村许多原始的东西。

  一堵黄土夯就的老墙,隔开了这一家和哪一家,墙头荒草萋萋,在风中微微颤抖,似乎在诉说着一些古老的故事。

  褐色的麦草垛就在拐弯的角落里悄悄站立,像是一个无声的人,默然凝视,似乎有着饱经风霜的忧郁。

  高低层次的泥坯房,袒露出暗白色的土屋顶,上面也有一两颗伶仃的茅草,摆着孤单的造型,一些散乱的电线来回穿梭,编织出蜘蛛网似的迷乱。

  间或一些细碎的窭窒声,从脚边滑过,窜到很远的地方,滑行的速度可谓一流,竟然在人的反应速度之上,那是躲藏在荒草间的鼠类活动的声响,不过,显得格外混乱些罢了。

  也会有鸡群的身影,它们认真的翻检犄角旮旯的细节,尖喙翻飞,利爪斜舞,那种执着让人叹服。

  金色羽袍的大公鸡矫首昂视,端详着它的臣民一举一动,神情威严,目光犀利,一只脚爪被它巧妙地藏起来,可谓之金鸡独立,猫猫狗狗更是常见。

  村子边开阔地地方,那些大大小小的菜地,它们都是村里的人播种的。

  菜地中,花样迭出,叶片上有着豆粒大小的虫洞白菜,憨态可掬,像紧紧夹着腋窝,唯恐被别人挠着胳肢窝,预防未防的架势。

  有着深绿色的阔大叶片的生菜,敞开胸怀,大大咧咧的,一副不加掩饰的样子,当自己是奶孩子的少妇,不需要遮挡什么。

  散发着淡淡的药香婆娑的芫荽,娇小玲珑,似是邻家瘦弱的女孩子,有一丝胆怯,有一脉张皇,但却在垂眉顺眼悄然的打量着周边的一切。

  淡绿色的叶片如襁褓般包裹着菜心的甘蓝菜,似是一位母亲,端坐着,眉眼温柔,面容恬静,生命的孕育需要如此的精心,呵护生命的本能,催生母性的光芒。

  一路走过,菜地边的护卫者是高大伟岸的蓖麻,还有玉米,蚕豆,它们是菜地的点缀物,但这不影响它们的长势,下垂的叶片高低错落,高高的顶端,也孕育着果实,一季繁华,不需要以人的意志为转移,生根发芽,开花结果。

  。。。。。。

  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  “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吧。”大宝提着行李说。

  “嗯!”

  问了好几个人,两个人才来到镇上唯一的一家小旅馆。

  “住宿还是休息?”看到两个人进来,一名中年妇女迎上来问。

  “住宿。”

  “跟我来,我带你们进去。”

  这出旅馆是一栋二层小楼,也是镇上为数不多的几栋二层小楼之一。

  楼看上去还挺新,应该是刚建好不久,也是,能在镇上开旅馆的,基本上都是有钱人。

  当然,这说的是在当地是有钱人,甚至说有钱有势,要不然也不可能把旅馆开起来。

  房间很小,里面有一张双人床,还好是刚开不长时间,里面还算是干净。

  “老板,还有好点的房间吗?”虽然如此,大宝还是问了一下。

  “都一样,全部都是这样的,要不然我带你们去看看别的。”

  “算了吧,我看这里挺好。”苏萌这时候说。

  “你们不是本地人吧?”老板娘听到两个人说话的口音,随口问了一句。

  “嗯!我们是来这里做调研的。”大宝这瞎话张口就来。

  他来这里做个屁的调研啊!他完全是跟着苏萌过来的,大宝也不明白苏萌来这里干嘛。

  不明白归不明白,但他也必须要跟着。

  听到大宝这么说,老板娘眼睛一亮问道:“你们是来我们这里考察的吗?”

  “呃!算是吧!”

  “哈哈哈!太好了。”老板娘高兴的笑起来。

  老板娘之所以这样,是因为她知道西部大开发的事情,所以她把大宝和苏萌当成了考察调研的人。

  “这位兄弟还有大妹子,别住这里了,走,我带你们去家里住。”

  “啊!这不好吧!”

  “没有什么不好的,反正家里就我一个人住,孩子和我男人都出去打工去了。”

  听到老板娘这么说,大宝看了一眼苏萌,苏萌点了点头。

  “那行,谢谢老板娘了。”

  “别客气,我来帮你拿东西。”

  “不用不用,我自己来就行。”

  两个人带的东西并不多,大宝一个人就可以拿完,就算是拿不完,也不能让人家受累啊!

  老板娘的家就在小旅馆后面,一墙之隔,这里当然就不是楼房了,而是平房。

  说平房也不对,确切的说应该是砖瓦房。

  正房一共是四间,老板娘带着大宝和苏萌来到最西头的一间房子前说道:“你们是夫妻吧?”

  “呃!你怎么知道?”

  “一看你们两个的眼神就知道。”老板娘说完把门推开,然后先进去了。

  大宝和苏萌也跟着进去了,这里是一间二十多平米的房间,比小旅馆的房间可是大多了。

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重生过去当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重生之领主时代只为原作者锋临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锋临天下并收藏重生过去当传奇最新章节